北京已有两批老年友善医院 它们“友”在哪里?

更新时间:2019-07-02

居家、社区、站台、公园……在北京市居民平均期望寿命达到82.2岁的当下,一项项“适老”举措正被稳步添加到老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老人最为关注的医疗领域,“适老”的脚步显然走得更前。一份《北京市老年友善医院创建标准(试行)》,对创建指标、内容、评估等提出了具体要求。目前北京已评选出两批老年友善医院,记者调查发现,分数背后凝聚着医务工作者对患者的拳拳之心,“老年友善”也远非“拓宽门、铺平路”这么简单。

硬件改造

灯光颜色需养眼,扶手要能“满把抓”

米黄色墙体柔和温馨、地面经过特殊防滑处理、搭配着醒目的“小脚丫”指引,患者无论从哪儿出发都能找到相应科室……在大兴区人民医院,不少细节都蕴含着为老年患者“多考虑几分”的意味。

从2017年积极申报到2018年4月顺利通过,大兴区人民医院成为北京首批20家“老年友善医院”之一。而在院党委书记孙翰林的印象中,医院对老年患者就医体验的关注,其实远早于“老年友善医院”概念的提出。

这种关注是有数据支撑的——孙翰林介绍,医院一年门诊量约200万人次,其中65岁以上老人近40万人次,占19%左右,80岁以上老人近7万人次,占近4%;一年住院患者4万余人次,其中65岁以上老人1万余人次,占30%,80岁以上老人有3000余人次,占8%。

自2012年起的三四年间,医院陆续对1至5号楼,以及7、8号楼进行了改造。“包括导引线、指示牌、卫生间里的扶手、无障碍通道等等。”孙翰林表示,由于老年人反应较慢,不适合刺激性的颜色,医院连墙体和灯光都有考虑。“换成柔和养眼的,让人处在一种比较平和舒适的环境中。”

作为2019年1月获评的第二批“老年友善医院”之一,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对“友善元素”的重视同样深入到了细节,从一个小小的扶手就能看得出来——急诊科楼道里,固定在墙上的扶手颜色淡雅又容易抓握。

“这是我们改进之后的”,副院长吴英锋介绍,原本墙上一直都有防跌倒扶手,但只是木质的一个平板,能“捏”住却不能满满抓在手里。“现在材质换成了塑料,颜色换成了柔和的米黄色,轻便养眼的同时更能稳稳地‘满把抓’了。”

流程优化

识方取药缩至两分钟,全天采血避免多次跑

诸多人性化设计大大提升了院内环境,但在院方看来,这些改造虽细,还只能算是“基础动作”。伴随服务意识的增强,如今包括无障碍设施、卫生间“革命”,以及平车、轮椅等等,其实已成为不少医院的“标配”。而从患者角度出发,在就诊流程方面进行优化,则倾注了院方更多思考。

孙翰林告诉记者,近年来大兴区人民医院一直在完善分时段预约、诊前预约,但门诊依然保留了老年人优先的挂号窗口。“考虑到老年人可能不太‘玩得转’网络的东西,所以传统接诊方式一定要保留。”

此外,在门诊一层药房,医院新增了一台自动发药机。患者交费后将单据放在报到处下扫码,屏幕便立刻显示去哪个窗口取药。药房里,一台能够自动识别抓取药品的机器运作不停,取放完成的药品经药剂师复核后交给患者,等待时间基本控制在两分钟内。“以前我们是排定一个窗口交方取药,时间比较久,也没法设置等候座椅。现在速度快多了,这对老年患者很重要。”

同样为了方便患者,宣武医院对抽血环节进行了流程再造。“梳理并公示出必须空腹和无需空腹项目,再把原本半天的抽血服务延伸到全天。”吴英锋表示,这样有些患者下午来看病,无需空腹的抽血项目当天就可以做,不用第二天早上多跑一次。考虑到抽血室原本只有6个窗口,患者等候时间过久,医院多方协调增加了3个窗口,鼓励护士机动上岗。“高峰期我们要求9个窗口全开,患者等待时间控制在半小时内。”

宣武医院不久前完成的另一项“大动作”,则是急诊科的改造。吴英锋介绍,急诊一层位于医院中心位置,平日往来人员就近穿行,让本就拥挤的环境更显嘈杂。“今年在市领导的关怀下,我们下决心疏解优化。”

多方协商后,宣武医院与回民医院、广外医院及附近五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形成联动,将一些急诊病人、输液病人疏解过去,同时医生也要跟去会诊及查房。

院外拓展之余,更重要的是院内布局。经过反复斟酌,教学楼一层“腾挪”出400平方米,用于接收急诊原来地下一层的全部留观病人,这样急诊科一层接诊区域就增加到两层空间,面积几乎增加了一倍。初诊完后,不需紧急抢救的患者可到地下一层等待检验检查结果同时接受一般治疗。需要抢救的就近移送到一层新改造的急诊抢救室。急诊科建立了抢救室准入标准、转出标准和动态评估机制,保证抢救室里不滞留稳定期的病人,腾出空间来随时给被抢救者使用。

进入改造完成后的急诊大厅,两个平日接诊量较大的科室安排在大厅两侧,利于分散人流。墙上湖蓝色装饰条清爽醒目,几幅风景画颇具人文气息。吴英锋向上推开画框,其背后电源、负压和氧气等插口一应俱全,将因地制宜发挥到了极致!“如果状况紧急,在这儿接通设备立刻就能抢救病人。”

再向里走,一道标有“禁止穿行”的门阻隔了往日的“川流不息”。保安不时告知人们需要绕行,其中还包括不少穿着白大褂的医护工作者。但面对腿脚不便的老年人,也会视情况予以放行。维护秩序的同时,又妥善兼顾了人情。

业务提升

敢给百岁老人做手术,一句“大爷大妈”暖人心

如果说看得见的设备与流程改进尚能短时奏效,那些看不见的“软实力”,则需要医护工作者“润物细无声”的长期建设,绝难一蹴而就。

吴英锋介绍,“老年友善医院”概念和标准最早是由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北京市卫生健康委进行了借鉴和修订,制作出一套适用于北京地区极为详尽具体的评价标准。他展开一份长达数页的《北京市老年友善医院创建标准(试行)》,记者看到其中按组织支持、沟通服务、医疗照护、设备环境等主题分为四大项,每一项下面又再细分诸多小项。

员工日常规章制度、院外义诊、院内宣传……在这份满分为100分的“标准”中,每个小项只占一分,且不少项目需要查阅以往会议记录、培训规划、资质证书。这意味着评选“老年友善医院”只能一分一分据实累加,无法临时“抱佛脚”。

作为北京市唯一授牌的“北京市老年病医疗研究中心”,宣武医院从1958年建院至今,始终打着“神经科学”和“老年医学”两块招牌。吴英锋坦言,受限于院区地理位置,加之建筑比较陈旧,老年友善工作更多要从服务与业务上进行提升。

他表示,医院的住院手术中60岁以上老人占近40%,远超全国10%左右的均值。“骨科、心脏……八九十岁乃至上百岁的老人都会到我们这儿做手术。我们有底气给百岁老人做手术,绝不是仅凭医生‘胆子大’。整体术前评估,围手术期的麻醉、管理、术后快速康复都要跟上。要防范各种风险,最后让老人安全离院。从专业角度来讲,这需要诸多学科通力合作、密切配合,点滴积累才能形成目前高龄外科的流程、制度乃至安全文化。”

在老年患者较多的大兴区人民医院,敬老助老的氛围早已成形。自2011年起,医院便组建了一个内训师团队。将十几位骨干送出去参加多轮学习培训,然后作为讲师在院内进行二次培训。“我们对待老年人的礼貌用语、行为规范,是覆盖到所有医务人员、后勤物业的。”孙翰林笑言,不要小看一句“大爷大妈,爷爷奶奶”的力量,“真的很能拉近距离,让老年患者感到暖心。”

在孙翰林看来,积极参评老年友善医院,不但有利于服务老年患者,对医院自身提升也很有帮助。“参照标准,一些目前我们还没有做得那么到位的工作,以后可以继续完善。”此外,专注思考老年患者的就医问题,还对分级诊疗有一定促进作用。孙翰林介绍,2014年前后,医院成立了拥有25张床的中西医结合老年康复病房。“针对那些患有脑血管疾病,长期卧床回到家里可能又有困难的病人,能给予一些帮助。同时我们有榆垡和北臧村两个托管医院,基本治疗已经结束的患者,可以转诊过去进行长期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