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美麻醉乱象调查:麻醉行业的最后一块污土

更新时间:2019-05-12

年初,一位19岁女孩在贵阳康利美医院隆鼻手术时意外死亡引发了公众的震惊和关注,然而这只是医美安全的冰山一角:

《2017中国医美行业黑皮书》数据显示,中国医美黑诊所数量已超6万家,是正规诊所的6倍。90%以上的“洋医生”多为非法执业者;黑诊所年手术量达到正规诊所的2.5倍,超2500万例;每年发生约4万起医疗事故,“3年毁掉10万张脸”。

本该要求无菌环境的抽脂手术,西安一名年轻女孩选择在宾馆内进行;

某韩国整形医生来中国走穴,带着个鼻咽通气道,从不消毒,一根用无数人,麻醉医生给药他就塞进气道里去;

……

在不少医生眼中,医疗美容手术属于侵入性程度比较低的手术,却为何事故频频?“医学界”与几位从业多年的专业麻醉医生聊了聊,发现事故的背后,医美手术的特殊性以及麻醉的非常规操作是酿成惨剧的重要原因。

医美麻醉

麻醉行业的最后一块污土

从技术上讲,现代麻醉引发的相关死亡率已经能够降低到十万分之一,也就是说,10万台麻醉当中可能有一台麻醉意外或者出现比较大的问题。然而医美行业却远远高于这个比例,被称为“麻醉界的最后一块污土”,大部分医美事故都是麻醉事故,为什么呢?

夙呈医生集团(深圳)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彭春华告诉“医学界”:“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是医美手术本身具有特殊性,另一方面也跟医美行业发展特点息息相关。”

“任性”的医美客人

医美求美者本身具有特殊性,他们没有严重的疾病,更多时候是健康人。但这种前置性的设定也让医美手术患者放松了警惕。

但其实有很多人看似健康却处于亚健康状态,生活作息不规律,夜生活丰富,术前大量饮酒甚至药物成瘾等屡见不鲜……这些直接导致了在手术过程中出现各种意外情况几率增高:

患者对麻醉药物有耐受性,为了保证手术的顺利进行,麻醉医生不得不加大药量,导致麻醉深度过深;

胃肠功能存在问题,比如说喝酒甚至抠喉催吐,导致的反流性食管炎。一旦术中出现胃食管反流,误吸了胃内容物,患者在手术中会窒息甚至引发死亡。

李医生是某私立医美机构的麻醉医生,拥有20多年的公立综合医院麻醉工作经验以及5年医美麻醉从业经历,见证了医美行业发展最为迅猛的时期。

她告诉“医学界”:虽然都是手术治疗,但求美者对医美手术的医疗安全重视相对疾病手术非常有限。出于隐私性的考虑,有些求美者会故意隐瞒既往病史等真实病史信息。甚至还有销售为促成销售业绩还会为求美者提供“帮助”,这客观上又加大了医美手术的安全风险。

例如一位求美者有术前高血压,达成业绩心切却无医学教育背景的销售会事先提示求美者隐瞒高血压病史并且到药店买点降压药吃,结果麻醉医生术前评估时,客人的术前血压显示正常可以进行手术。

此外,医美手术绝大部分在头面部做手术操作,对一个麻醉医生来说,头面部是术中气道管理的唯一部位,在麻醉安全管理中无可取代。如果呼吸管理不到位的话,比如呼吸停止或者呼吸道梗阻,缺氧超过5分钟,那么则有可能导致植物人甚至死亡,这种情况下,气管插管麻醉相对安全。

但现实情况却是,医美客人追求舒适感,对麻醉的要求很高,安全性更高的气管插管显然不会是第一选择,而医美手术的消费属性让客人在麻醉方式的选择上有了很大的话语权。

“迎合客人”的医美机构

为了更好地成交达成业绩,医美机构会尽量满足客人的需求及控制成本:无侵入性、更为舒适的静脉全麻成了大部分医美机构的首选麻醉方式。在求美者和非正规医美机构的利益驱使下,本应该由麻醉医生决策的麻醉方式选择权变相改变。

医美手术在某种意义上更多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医美客人也许今天想做,明天就不想了,属于冲动消费。所以销售们会急于促成交易而把客人拉上手术台,很着急地做掉手术。”彭春华表示。

如今中小型的医美机构经营者很多并非医学出身,追求快钱的逐利本能也让其更关注成交量而非质量,以及为了降低成本,不惜雇佣资质参差不齐的麻醉医生,甚至一些没有固定医疗机构的“野麻”。

麻醉医生

责任重大却话语权最小

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一位经验丰富的麻醉医生能够沉稳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稳妥保障患者术中各项生命体征的稳定,为围术期生命安全保驾护航。

肩负保命重任的麻醉医生

夙呈医生集团执行董事陈淑君举了一个他经历的手术案例。一般取鼻中隔的医美手术本该用插管麻醉的方式,但由于当天麻醉机器不够,手术改用了静脉全麻,即保留患者自主呼吸。结果由于鼻子出血较多,形成血块堵住了患者呼吸道。

如果麻醉医生观察不仔细或者能力不够,没有及时发现,几分钟内患者就会窒息而死。但好在,麻醉医生经验丰富,及时发现了监护仪上显示的氧饱和度数值到了90以下。“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马上意识到有东西堵住了,因为同时观察到患者呼吸困难和三凹征。”他马上根据自己的经验做出了判断,用吸引器把呼吸道的血块吸了上来,让患者脱离窒息的危险。

在医美行业,麻醉医生能力参差不齐。一般而言,公立医院的兼职麻醉医生的麻醉安全意识、术中各种应急处置能力和麻醉管理能力都要比非公医疗机构的麻醉医生高。

资质不够的麻醉医生反成主力军

医美行业的麻醉医生主要分三种:

大型公立医院的麻醉医生偶尔出来兼职,或者整个科室与一些正规医美机构签约;

公立医院退休返聘的麻醉医生,这些医生的体力或者知识更新已经跟不上时代;

毕业后就在私立医院工作的低年资麻醉医生,其专业能力和临床经验受到限制。

但由于大部分医美机构手术量不稳定,部分医美机构出于经营成本考虑倾向于雇佣兼职麻醉医生,这也使得后两者反而成了大部分中小型医美机构麻醉团队的主力军。

“我们与当地的一些三甲医院麻醉科室签约,保证我们的兼职麻醉医生的专业能力及人员管理规范,使麻醉医疗安全有最大限度保障。在薪酬方面,通常时间短操作难度小的手术麻醉会给800元,如果是一台时间长手术操作难度大手的手术,我们会给到1200元以上。手术麻醉时间超过2小时以上且有术前基础疾病的手术麻醉,我们会再酌情提高麻醉酬劳”李医生表示。

“麻醉医生群体薪酬不高,一位有可靠麻醉执业资质,专业能力完善的麻醉医生需要有10年以上的职业背景,我们要保证麻醉酬劳能够体现麻醉医生多年积累的理论和实践知识的付出。如果我们从外面请给人家太少,那不光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工作的不尊重。”

但正规医美机构薪酬待遇却没有成为医美行业的标准,相反,医美麻醉薪酬处于无序状态,以一台静脉全麻来说,维持400~2000元之间。如果是400元一台的手术麻醉,有时意味着5、6台手术麻醉同时交叉进行。这种情况下,麻醉医生只负责把求美客人置于麻醉状态,而手术中出现生命体征变化都可能得不到及时的处理。

正规医疗美容麻醉评估流程

一个隆鼻医美单子,咨询师和外科医生告知客人是睡眠麻醉(比如静脉麻醉):“睡一觉起来就结束啦!”但根据临床出血量和手术时长,麻醉医生从专业角度会推荐气管插管全麻。常有客人与麻醉医生的沟通中会感觉麻醉医生在欺骗,甚至要求退费。这种情况下,机构老板、咨询师和外科医生都会不开心,麻醉医生就会被处罚,为了生存,一些麻醉医生会选择妥协。

李医生表示这种情况很普遍:“从行业总体来看,大部分麻醉医生话语权很有限。我所在的医美机构大一些,相对也正规一些,所以经我手的病例,我都要求麻醉选择权在我手里的,如果连安全都不能保证,美丽何从谈起?

补位法律监管,提升公众认知

或成医美行业唯一出路

《2018中国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正规医美市场规模高达4953亿元,大部分省份医美机构数以超10%的年增长率上涨,约2200万人进行医美消费。

一边是野蛮生长的医美产业,经济体量惊人,另一边是市场规则模糊不清,鱼龙混杂。市场监管缺位,法律管理缺失,也决定了这种不可持续性的矛盾终将在未来某一天,而补位法律监管,提升公众麻醉认知或成医美行业目前唯一出路。

台湾出台首个针对医美麻醉的法律

这条出路,台湾高雄医学院附设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方孝悌奋斗了近20年。

2018年9月,台湾卫福部发布了《特定医疗技术检查检验医疗仪器施行或使用管理办法修正草案》,这是东亚地区首个要求医美医院需配备麻醉医师的法律。

针对过去曾发生麻醉引起的风险与争议,该修正草案要求,医疗机构施行手术时,若为全身麻醉或重度镇静的静脉注射麻醉,应由麻醉专科医师执行;若为中度或轻度镇静麻醉,则须有受麻醉镇静训练的另一名医师在场,确保病人安全。

提高民众医美麻醉的重要性认知

是什么触动了他推进改革,呼吁医美机构立法呢?

方孝悌告诉“医学界”:“仅2018年就发生了很多医美麻醉事件,其中约有20%因为麻醉手术制度不规范造成。从业三十年里,我目睹过不少麻醉事故。按照发达国家和地区水平,麻醉手术非正常致死率是万分之一,而台湾远没有达到。”

1997年的台湾民众并没有认识到医美麻醉的重要性。为此,方孝悌各方奔走,积极联系媒体对医美事故进行报道,以提高社会关注度。在报道的帮助下,民众对医美麻醉的认识和安全意识提高,认为修建法律更能保护自身利益。

最终,当方孝悌向当局提交修正草案的时候,因为触及小型医美诊所利益,遭到医学中心、医美院长阻力,但好在争取到了民众和政府的支持,最终得以通过了草案,医美麻醉有了更为明确的法律规范可循。

法律落地只是第一步,如何落实监督数以千万计的医疗机构责任,让他们规范经营,还任重道远。“让麻醉医生形成一个团体平台,监管机构监管平台,平台内部监管麻醉医生或许是一种解决办法。”陈淑君表示道,目前,他们正在积极推动这件事。

原标题:“隆个鼻子竟然死了人”,医疗美容麻醉乱象调查